Uber被指非法使用实习生 专车竞争激烈所致?

  大公财经12月9日报道(记者简静)硅谷成长速度最快、身价最高的初创企业之一、成立五年市值已超过170亿美元……这一系列光环让Uber无疑是当今全球范围内最受瞩目的科技公司。Uber CEO 特拉维斯·卡兰尼克今年多次访华,显示着他对中国市场的重视。然而,日前相继有离职员工、实习生站出来指责Uber在中国使用实习生方面存在着违规行为,上述指责让这家明星公司陷入舆论的漩涡。 

  12月4日,一名Uber广州的离职员工通过新浪微博称Uber存在压榨实习生的现象。该员工在微博中透露:优步司机的资格审核、乘客投诉处理,大多是实习的大学生做的。优步广州最高峰时,实习生和正式员工的比例是7:1,平均每个实习生每天激活100个司机账号,最高激活400个,平均回复100封司机/乘客邮件,平均工作负荷每天10小时,最高达负荷15个小时。

  另据报道,该员工带领的激活组团队有20名实习生,多数都实习了大半年,并且“我所知有的实习生还是先得到了承诺会有offer,但是等到毕业之后,公司就说没有offer了,就给开除了。”

  该员工进一步指出:“大家几乎每天24小时干激活司机账号这个事情,不签合同,也没有基本的保障。”

  该微博发布后,引发外界关注。另一位Uber天津公司的实习生也公开发表网文称Uber让实习生“背黑锅”并解约。据该文章称,在6月份,包括该实习生在内的整个激活小组成员被辞退,Uber给出的理由是激活小组成员违规给司机有偿解锁,并在工作时间以外登陆后台系统造成公司机密数据泄密。而就在被通知解约的前一天,他们还收到优步邮件,要求签署一份保密协议。

  

  这引发实习生的不满,认为Uber在让实习生“背黑锅”,该实习生反驳称:首先,被指致数据泄露的内部权限并非只有激活小组的4名实习生在使用,直接归责于激活小组他们4人成员并不合理;其次,在使用内部权限激活账号的过程中,存在极少数因忙碌疏漏将被封司机账号解封的情形,但自己从未刻意为之,在激活小组成员中更不存在利用内部权限谋取私利的情形;最后,他们4人确实在工作时间之外使用内部权限,但这是因为优步天津的高管要求其早上6点到晚上8点必须保持后台系统的在线,而且明确说明可以在家办公。

  该实习生进一步揭露部分 Uber 的实习生管理制度,包括不签订实习合约,无任何身份信息核验,实习工资通过支付宝发放等。

  大公财经8日下午致电Uber广州公关人员,对方以开会为由稍后联系记者,但截至发稿,仍未给出回复。

  优步(中国)企业传播总监王以超对媒体的回应也有“打太极”之嫌,他称:优步(中国)一直遵守中国法律法规,今后也不会改变;按照优步规定,公司会和实习生签订书面合约,实习生反映的“优步(天津)未与实习生签订书面条约”以及“被开除系背黑锅”的说法,需要进一步了解具体情况后方能答复。

  Uber在中国是否涉嫌非法使用实习生呢?针对网贴中所爆料的内容,大公财经记者通过法律人士了解到,首先,在校实习生实习期间与公司并不形成劳动关系,不签劳动合同、签订实习协议为双方自愿,并非公司的强制性义务。在此期间的待遇、时间、其他事宜由双方自主决定。

  其次,实习生在实习期满后如仍在该公司劳动的,形成事实劳动关系,公司应当与之签订书面劳动合同。否则,依照劳动合同法的规定,用人单位不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超过1个月不满 1年的,应当每月支付双倍工资;超过1年的,应当视为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。

  对于“工作负荷15个小时、工资考核方式、转正比例以及是否应签订劳动合同”等情形,该法律人士称:“需根据以上两点区分不同的实习生来判断,不能一概而论。”

  虽然Uber一直以精简的工作团队和高效的工作效率著称,但此次被指责在实习生制度方面所存在的诸多漏洞,也反映出这家明星公司在对外应对激烈竞争、高速发展的过程中,疏忽了对内的科学管理。

  大公财经对此事将持续关注。

精彩评论发表评论

提交成功,等待审核